〖天天上秋千,创作无极限〗 今天是:
秋千网“真人真网”大清理公告 秋友交流QQ总群公开吸收成员启事 秋千网改版升级公告 关于秋搜的公告 关于“中国未来文学家”的通告 | | 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 | 桌面图标
原创投稿,名家辅导,在线答疑,发表有奖

您的位置:秋千网 >> 新闻中心 >> 封面人物 >> 正文 在线投稿

《封面人物》2017年7月总第104期:少年作家何赟儿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秋千网   作者:隆仪
热度63票  本文已影响:6009人 【共0条评论】【我要评论 时间:2017年7月07日 22:13
学作文,就上新阳光作文!

【人物介绍】
  何赟儿,女,出生于2000年11月。活泼开朗、乐观向上、兴趣广泛。现就读于浙江海盐元济高级中学,是校学生会、文学社成员,是浙江省作家协会少年文学分会会员、嘉兴市作家协会会员,是中华少年作家学会(CYWA)会员。喜欢练字、喜欢逛街、喜欢听歌、喜欢看电影、喜欢把古筝曲弹成摇滚乐;喜欢绿色、喜欢甜食、喜欢美景、喜欢傻笑、喜欢这一方绚丽多姿的世界;喜欢父母、喜欢老师、喜欢同学、喜欢自己、喜欢安居在某处读着这段文字的你。喜欢写作,喜欢翰墨飘香的生活,喜欢用文字记录下她的每一段或阴或晴或雨或雪的历程……小说、剧本、散文、随笔、读后感……关于梦想、关于成长、关于生活、关于友情、关于风景……快乐的、难过的、喧闹的、沉静的、恣意的……她所追求的和坚持的……至今,所撰写的习作已在适龄领域获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一等奖、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一等奖、“为学杯”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一等奖、浙江省“少年文学之星”征文比赛一等奖、嘉兴市中小学读书征文活动一等奖、海盐县中小学慈善征文评比一等奖等国家级、省级、市级、县级奖项31个,并已有40篇在《中国校园文学(花季号)》、《课堂内外·创新作文》、《中学生》《中学生天地》、《读者·校园版》、《新作文》、《作文新天地》、《学习报》、《少年儿童故事报》、中华文教网等报刊、杂志、网络上发表。2016年10月出版文集《云和南山》,入围《浙江省少年文学新星丛书·第三辑》,并获“浙江省少年文学新星”称号。取得浙江省音乐家协会颁发的古筝考级十级证书。高中以来,创编、导演校园心理剧《数学考试后》,获县中学生校园心理剧剧本创作比赛一等奖、舞台表演比赛二等奖;排演、指挥年级校歌合唱比赛,班级获一等奖,个人获最佳指挥奖;硬笔书法作品获校文化艺术节一等奖;英语书法作品获校英语节一等奖;被评为校三好学生。2017年7月,荣登中华少年作家封面人物,授予“少年作家”称号。个人资料及照片被中华少年作家官网(www.snzj.org)有名收录。


  【最新作品】

素描

何赟儿

【壹】
  每年12月,学院一贯会为我们送来无人欢迎的新年礼物。说白便是由教授命题的一场期末考,1月底前交稿。其恐怖性在于优秀率极低:即若你的画入不了教授的眼,你就将陷入无尽的补稿中,直至他点头让你Pass。
  此刻,我正苦恼地对着画架。到了毕业年限,若无法一次达成优秀,成绩单上便会留下印记--仿佛宣誓着你在教授的眼里曾是一块怎样的豆腐渣。
  今年刚好是我的毕业年。
  我揉揉太阳穴,那里“突突”地跳。
  期末考题是临摹一副普通的黑白素描。物事是最简单的花瓶和蔬果。室友Lin对此显得尤其高兴。她想从床上跳起来,可头撞到了上铺的隔板--于是一边疼得呲牙咧嘴,一边冲我兴奋地吹着口哨:
  “嘿!这次的题我们是不是画过?”
  我本想摇头,她却继续说着,从床上下来,搂住我的脖子,像猴子攀住树:“你记得嘛,我们新生入届那会,第一次的作业就是临摹这张画。当时他还夸我仿得像。我拍了照的,为老恶魔的第一次夸赞做纪念。”
  她放开我的脖子,兴冲冲倒了杯水:“当时他表扬的人很少……有你吗?”
  我摇摇头,示意她不知道。
  她却冲我一挑眉,将水杯放回桌上:“就知道没你。”
  放下水杯后,Lin就说要去买套新画具。出门前,将她入学时拍做纪念的照片邮给了我。不得不承认Lin的基本功很好:线条流畅、笔法细腻、明暗处理得体,布局与结构都与原作如出一辙。可我疑惑的是,教授为何要把新生入届时的画再拿出来让我们临摹?
  莫非是他找不着新的题材?
  还是他对这幅画情有独钟?
  我发短信给Lin,她直接回给我一个电话:
  “……听说是老恶魔想要看看我们四年来的进步。对比出真知嘛。要是一点进步都没有,他凭什么让我们Pass?助教说,要求和入届时一样……临摹完交给她就行……还说老头子最近心情不错……”
  我有些沉默。
  “你别想太多了……”Lin那边的声音很嘈杂,或许是在结账,“侦探小说看多了吧?”
  我张了张嘴,楞几秒:
  “算了。你帮我带套侦探小说吧。”
  【贰】
  与教授相处四年。他曾说过一句话:越是风平浪静的海,越是波涛汹涌。
  我如今才感受到这句话的威力。
  Lin回来时已是半夜。我也坐在床上半宿没睡。她嘲笑我,我于是问她,“那你这一整晚去了哪?”
  “感悟生活。”她笑嘻嘻地,将小说抛给我,“其实是用顺手的那个型号的笔前月停产了,跑了好多店都没有。最后在一个巷子里找到了。很久之前的存货。”
  我不说话。Lin除给我带回了侦探小说,还带回几本美术专著:中外都有。还有几本闲书。
  她莫名其妙地看着我。我的太阳穴突突地跳。
  我始终是将临摹的事先拖了下来。闲书都已看过。无非是些陈旧的故事被不同作者用不同笔触文风构建出来。侦探小说却是一本没动,Lin不让我看,说是担心我神经崩掉。
  “你不懂……”我怨怨地,“我已经拿到了国外艺术学院的offer。只要我取得这边的优秀然后毕业,就可以去那里一边助教一边读研。”
  Lin用铅笔涂着苹果的阴暗面:“你太紧张了。”
  我凑过去看她的画。
  虽是简单的临摹,但足以见得Lin对细节的处理比四年前好很多。她甚至把苹果皮上该有的斑点都画得细致入微--即便原作上没有那些。她的线条比原来更加跳脱,一气呵成,如同她的个性。她画得很快:断断续续了一天,大半张画便定了型。于是得意地冲我笑:
  “……嘿……都已经12月23了,你再不动笔,当心赶不上时间交稿。”
  “我知道。”我同她说,又瞄了瞄她的画,“我不像你。我没感觉。”
  她有些不可置信地起身拍拍我的肩:“临摹而已。朋友。”
  --越是风平浪静的海,越是波涛汹涌。
  或许Lin不懂。
  【叁】
  Lin终于在平安夜那天将她的期末作品填涂完毕。她拿出底照细细比对,似乎很满意,笑着:“看来这四年没白学啊。你有没有觉得这次临摹比以前那次精细很多?我是说,你有没有感受到苹果那种蓬勃的生命力?”
  “的确很不错。”我冲她摊摊手,“但至于生命力……你可以把它从画上剪下来,吃吃看甜不甜。”
  我总觉得Lin的话好像哪里不对,但又说不出具体是哪。关于这次的作品,我问过助教,她让我展现自己就好;我也去找过教授老头请教,彼时他正坐在办公室的皮沙发上:不同于往日的严肃正经,他穿了一件红橙相间的毛衣,看上去像个老顽童。
  “你是个很聪明的学生。”他问我,“我今天的衣服好看吗?”
  Lin约了朋友出去玩。寝室的窗开着。冬晚的冷风倒灌进来。我蜷缩在被子里,随意地拿过Lin带回来的美术专著,想着它们会不会对此时无所适从的我有所启发。
  说来好笑,我总觉期末临摹就像一堆火石,我是亟待点燃的柴,钻木时不断摩擦,但始终还没到燃点。我不知何时练出这种“想太多”的性格,但红橙色的教授说那并不是件坏事。
  “生活……素描……生活……”红橙色教授嘟哝着,大力吸了口烟。
  月光进入卧室,与冷空气和昏黄的灯光交缠。它来自墨蓝的夜幕,此刻正伸着触手,恣意地抚摸Lin置在画架上的画。我已好久没有留意月光,如此的皎洁。下床,从窗户望下去,校道两旁的古树都因圣诞的到来披上了白泛泛的灯带。我又想起这四年,想起四年间教授不断变换的香烟的品牌,想起助教漂亮的深深的酒窝,想起Lin。她总是那样有活力,即便有时像个没脑子的单细胞细菌,但又让人情不自禁地被感染。
  美术专著的作者我并不认识。却见他在扉页引用了著名画家吴冠中的一句话:
  如果画,就一定要画出新的想法、新的感受。重复自己是可耻的。
  似乎很不巧,我忘了这是平安夜,许多店都已关门大吉。我整整跑了十几条街,才找到曾用的那个品牌的水粉。从半夜里就开始下雪。我没骑车,走回宿舍时已如雪人般;Lin正拨打着我没电的手机,眼神充斥着惊讶:
  “你去哪了?”
  “感悟生活。”我学着她的腔调,似乎笑得难看却又高兴。
  “平安夜你出去买水粉?你比我厉害!”她看了看,问,“你现在急需水粉吗?别忘了你的素描还一笔没动。”
  “别急。”我说。她急匆匆为我倒热水,险些洒到地上。“我的素描就用水粉。”
  “Oh!My God!”她掏掏耳朵,似乎我在同她开玩笑,满脸不可置信,然后像考拉抱树一样抱住刚脱下外套的我:“你素描用水粉画?那还是素描吗……你就不怕老恶魔宰了你啊?”
  “大家画的都是素描。”我对她说。
  她点头:“你是在问我还是什么?不然呐?”
  【肆】
  1月如期而至。我和Lin都有些害怕却又兴奋。Lin似乎十拿九稳,已经开始收拾回程的行李。我也被她发动,一起翻箱倒柜。我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大箱,里面装了我四年来所有的日常练习。Lin迫不及待地打开箱子,说要看看我四年前的水平。
  我不管她,在一旁叠毛衣。
  正忙着,助教敲门而入,礼貌地冲我微笑:“Julie,教授请您去一趟。”
  “好的。马上来。”
  老头子把我找去,先无非是问了问四年来我对美术的看法,然后和我聊了聊我已拿到的offer。他今天穿了一件红绿相间的毛衣,像圣诞老人一般,却抽着烟--于是成了沧桑的圣诞老人。
  “你知道……”他似乎很享受烟草的味道,“这次的期末考只有你拿到了优秀。”
  我偷偷向窗外望去,外头落着雪,就像我奔走在街上的那个平安夜。我不知道此刻是应该表示感谢,还是应该叹息我四年的学院生活即将谢幕。
  “快毕业了……这素描,无非是想让大家知道……”
  他话说了一半,却没再说下去。
  我的那张画--算不上素描。
  用铅笔勾出了原作的轮廓,旋即用冷暖色调交替上色。冷色调的背景和暖色调的物事相融--选择的颜色不带任何拘束。说得不好听,调出哪种好看的就上哪种。画时我都感觉我快疯了。太阳穴突突跳得更厉害。我似乎看到这些年生活中的场面--快乐的、不快乐的、幸运的、不幸运的、一切一切的、诸如此类的……寝室里没有暖气,握笔的手却微微渗出了汗。华丽的苹果和花瓶便如同我。即便是在如此淋漓的寒冬,却能因真切可感的经历,而守护着内心的方园,温暖如春。
  我知道我的画没多好。
  我的基本功不如Lin扎实。甚至在大面积涂色时,几个地方出现了明显的瑕疵。
  但教授想教给我们的最后一课,便是--将心融入画中,新的想法、新的感受,不同于四年之前,不能重复。
  这种迸发出来的创造力,便是我离梦想又进一步航程中:补充的燃油。
  我望着窗外,雪一点点落大。
  教授起身,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:
  “值得为你高兴……送你一本书。作者是我以前的学生。当年他们的入届考题与毕业考题与你们完全一样……他是那次唯一的优秀。他的技巧比你薄弱,但是,用色比你更大胆。”
  我点头。
  “感受感受生活。”他说,一边把那本书递给我。
  我瞄了瞄封面,然后翻开。扉页上赫然刻着:
  如果画,就一定要画出新的想法、新的感受。重复自己是可耻的。
  我与教授辞别,然后踏进雪里。


  【梦想成真】

定居于“南山”

何赟儿

打从记事起,妈妈就开始给我讲故事,教我认字。后来,长大些,我便学着自己读、自己写,捧着书,摊着笔记本,伏在桌前,似乎要将自己埋进书页和文字间。十多年来,文字一直伴随我成长。
  因此,对于文学,我总有一股较真劲儿。为了能写好文章,小学和初中时,我背了不少比喻句,写文章时便常套用一二,总觉得整篇文章都浸泡在比喻里,读上去才够美。
  但是,随着年龄增长,似乎欣赏这种“美”的人越来越少,尤其到了高中。反而,几篇看似朴实无华的随笔,见诸报端。这是为何?细想,或许,文章打动人的,并不仅仅是语言,更是文章背后的故事、情怀和感悟。经历世间更多的喜怒哀乐、悲欢离合,我们就会懂,家乡的一座将拆的老桥,古旧城墙上匆匆的飞雁,或是满载着记忆的老房子,都是看似平淡无奇、却饱含深情的题材。
  我喜欢做梦。遍赏祖国大好河山——这是我半个梦想,而另半个,则是能创作出如《红楼梦》一样的作品。一纸红楼寄托了曹公大半辈子的情,他对于文字的严谨和真挚也跃然纸上。我希望我的作品也能是这样,字里行间流露出我对于文学的情、我寄托于文字的情。
  幸运地,我已迈出了漫漫长征路的第一步。那正是我的文集《云和南山》:“云”,谐音的“赟”, 而“南山”则是我旅程的最终站。我想定居于“南山”,用文字记录下旅途中每一段或阴或晴或雨或雪的历程。愿有朝一日我也能颇具大家风范,用平凡质朴却恬淡真切的句子,感动南山外的一段又一段岁月。
  追梦之路,本就漫长艰辛。希望若干年后,我依旧初心不变、逐梦前行。


  【封面人物】

《封面人物》2017年7月总第104期:少年作家何赟儿

(来源:中华少年作家网)




TAG: 封面人物何赟儿 何赟儿 秋千 秋千网 张智华 中国文学 中国作家 最美文 / 中国最美文官网-秋千网
分享到:
顶:1 踩:2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-1.38 (21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-2.05 (20次打分)
【已经有18人表态】
下一篇:《封面人物》2017年7月总第105期:作文之新傅梦缘上一篇:《封面人物》2017年6月总第103期:作文之新周子鸣
发表评论
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查看全部回复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】